absolutely true diary of a part time indian.jpg  

兩部作品都在談論所謂的少數族群原住民,其中一部漫畫最近將改拍成註定會大賣的電影,另外一部是兩年前在歐美很受矚目且得遍大獎的兒童小說。兩者之間的不同,在於《賽德克‧巴萊》談的是「霧社事件」,談的是原住民抵抗毀譽參半的外來政權─日本;而《The Absolutely True Diray of a Part Time Indian》則是從現今的印地安人角度點出現在美洲原住民所遭遇的問題。

 

 

我對霧社事件的興趣,始於邱若龍所繪製的《霧社事件》漫畫─這也是父親買給我的第一本漫畫,據說現在已經改名叫做《漫畫‧巴萊》,我記得當時似乎是小學五六 年期,自此我有一陣子開始在圖書館蒐集霧社事件的相關史料,不過邱若龍據說在考證上花了極大的功夫,總之那是本很精彩,資料也很豐富的好漫畫,如果你還買的到就快點買回家珍藏吧!

image.php.jpg  

但要我們去問了現在的年輕人,霧社事件在討論什麼,事實上很多人也只有「日本人欺壓原住民,他們 『出草』反擊日本人」的印象,但事實的發生原因、經過以及各種過程,他們似乎都淡忘了,就像這塊土地上的許多人民,早就已經遺忘自己的祖先是如何驅趕、或 用壓倒性的人數逼迫限縮了原住民的生活範圍。

 

當我讀著"The Absolutely True Diary of a Part Time Indian" 這本書的時候,裡面描述的印地安人,就好似我們的原住民般無助。他們被放在美國政府劃分的保護區內,表面上是「保護」他們的文化,但實際上只是逼迫他們繼 續保持自己的文化,並且將他們劃分在同一個地方方便管制,白種人已經壓制他們兩、三百年,這些壓制足以摧毀他們的信念以及意志。

 

就我們對原住民的刻板印象一樣─印地安人酗酒,在保護區內享受著特權,而他們的驕傲與鋼鐵的意志早已被歲月消磨殆盡。雖然美國人早已沒有拿著槍砲強迫原住民 待在保護區中,但他們對於印第安的忽視早已表現在人民的態度中,表面上用保護區的名義保障印地安人的權益,但美國政府從未真正在乎印地安人要的是什麼,他 們強迫印地安人保存自己的文化,卻不在意印地安人想要什麼的聲音。

 

詹姆斯柯麥隆的《阿凡達 Avatar》電影,其中有很大一部分就在影射美國人與印地安人之間的關係,電影結局是美好的,最後原住民戰勝了外來的侵略者,但我們的老師在講述這部電 影的時候,卻說這是屬於一種「補償心理」。有些美國人對於侵略美洲大陸,剝奪原住民土地的事情仍感到罪惡,《阿凡達》就是一部這樣的贖罪電影。

 

Avatar_002011.jpg  

 

馬龍白蘭度因為《教父》電影獲得奧斯卡獎,卻拒絕自己領獎,而請一名印第安女子上台,講述美國當時的電影以及電視產業如何詆毀印地安人的形象─當時西部電影 大行其道,在這些電影中,印地安人仍然是邪惡的、是會割頭皮的大壞蛋,而牛仔就是拯救他們的英雄,這件事情在當時引起相當大的轟動,有些美國媒體甚至質疑 那個小女孩的目的,許多狗仔為了查出該女性的真實身分而雞飛狗跳,但卻少有人去在意印地安人連在電視劇中都飽受刻板印象歧視的問題...,想想這還是距今 30多年前的事情而已。

 

就連之後推出的《與狼共舞》等電影,表面上是個講述印地安人的電影,但主角卻是白人,可悲的好萊塢電影產業如果不是用有名的黑人與白人當主角,講述印地安人的電影就搬不上檯面。

 

表面上以電影來看,我們的《賽德克‧巴萊》似乎是值得驕傲的,原原本本講述原住民的故事,但歷史是可悲的,少數民族永遠沒有取勝的一天,事實上我們不斷炒作 族群以及統獨議題,卻認為自己把原住民各種事情丟個保障名額等等,劃分一些風景區讓他們有觀光錢賺,就是對他們的好,但卻忽略了三百多年來,我們的祖先早 已消耗他們的事實。

 

要怎樣才是最好的種族政策,我也不敢妄下定論,但希望這部電影不只是好看,還能喚醒我們對於族群議題的重視,當我們看著電影時,不要忘了原住民也有這樣的驕傲,他們就跟你我一樣,是這片土地的子民─尤其這片土地可說是我們的祖先來「侵占」的。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Dindo@銀月谷

ericka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Lookforwardto
  • 「《與狼共舞》等電影,表面上是個講述印地安人的電影,但主角卻是白人,可悲的好萊塢電影產業如果不是用有名的黑人與白人當主角,講述印地安人的電影就搬不上檯面。」關於與狼共舞使用白人當主角,容我分享另一個觀點:這部電影試圖給與印地安人正面評價,試圖說「印地安人不像西部片裏醜化的剝皮紅番」<==這話要對誰說呢?顯然不是對印地安人說(他們早知道了),而是對白人說。要對白人說印地安人好,採用印地安人為主角的觀點拍電影,雖無不可,但若以一個白人為主角,透過一個白人融入了印地安社群後的觀感轉變,對白人更具說服力。
  • Lookforwardto
  • 我想到一個相反的例子,好萊塢有些以非裔美籍演員為主角的電影,好人的角色幾乎全是非裔美籍,電影裏面出現的白人角色不是蠢蛋就是壞蛋,這樣的電影,當然也是要扳回非裔美籍形象,但其訴求的觀眾.....比較不像是要拍給白人看,反而像是要拍給自己人看的。非裔美籍在美國還有個百分之十幾的人口,自己人的市場也還算不小。
    但美國印地安人人口只有非裔美籍的10分之1,要為印地安人平反,與其拍給自己小圈圈看,不如拍成用來說服白人的型態,對印地安人的幫助更大。
  • skyka
  • 依你一年發兩篇文章的慣例來看, 你今年還有一篇沒發...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