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殺戮時刻」。
 
這部電影說了一個黑人小女孩,遭到兩個白人強暴之後,被當作靶子丟啤酒罐練習丟的皮開肉綻,然後被載到橋上,從30呎的高空把小女孩丟下,小女孩全身都是傷,只能無助的躺在血泊裡等死。小女孩全身慘不忍睹的傷痕,更不用說她的子宮也因此失去了,不再有生兒育女的權力。
 
後來被人發現救了回來,兇手也逮捕,憤怒不已的小女孩父親拿著散彈槍衝入法庭將兩個兇嫌殺死,原本父親已經抱著同歸於盡的想法,沒想到卻引發了小鎮有史以來最大的混亂,還遭到各種黑白種人的衝突影響。
 
影片的最後,一段動人的結案陳詞,讓父親獲判無罪。
 
雖然電影情節不必多慮,結局也只是想要有個完美的結局罷了,但是我覺得這部電影留下了很大的思考空間。你們有沒有想過如果你是陪審團,你會怎麼樣判決?
 
放過他,但是他鑽了司法的漏洞,他殺了人,雖然這兩人跟他有不共戴天之仇,但是剝奪人命於法理不容,畢竟現代法律並不是漢摩拉比法典,不是嗎?
 
-------------------------------------------------------------------------
 
民國89年,就讀景文高中的陳同學,扶著患有先天成骨不全症的顏姓同學下樓梯,結果意外之下,顏同學不慎摔下樓梯死亡。
 
顏家向法院提出告訴,並對過失的陳同學以及體育老師求償七百四十四萬元,一審法官判陳同學無罪。顏家不服而上訴,沒想到去年八月二審法官宣判陳同學與學校需要共同賠償顏家三百多萬元。
 
法官的說法,是陳同學未經專業訓練,不應隨便去擔負這樣的責任,所以屬過失之責,還要監護人好好管教,學校則是無障礙空間的措施不夠,不應去收身心障礙的學生,也有過失之責。
 
這個判決告訴我們,我們如果沒有受過專業訓練,不應該隨便去扶身心障礙者過馬路,免得出問題,家長也應該要教小孩子不要去幫助身心障礙者,不然會被法官叫你好好管教。
 
顏家嘴巴上說著要討個公道所以才上訴,不是要個象徵性的一元賠償,而是要一個當時還是高中生的,常常幫助他們小孩的陳同學數百萬元。
 
公道?錢才是真的啦!
 
難怪有法界人士曾說「這個判決於法有據,但是造成的社會影響難以估計。」
 
註:正義公理終來,三審宣判陳同學無罪。
--------------------------------------------------------------
 
國軍上尉孫吉祥因公殉職,相戀十二年的「未婚妻」(名詞解釋:未婚妻,其實就是快要結婚的女朋友,還沒結婚喔!)李幸育陳情政府高層,希望可以取精留個後代。
 
一開始大家還為這種感情痛哭流涕的時候,我就已經覺得這種東西一定會出問題。當時內政部長連這個是不是違法都搞不清楚,就指示說要把孫吉祥的精子保留。後來看到這屬違法行為,就繼續拖著擺爛。
 
剛取精成功,李幸育就開始跟孫家談論什麼「贍養費」的問題,還找人出面去威脅孫家,我的媽啊!好歹你也等肚子裡面有他的種之後再來談是不是好一點,然後李幸育說孫家都誤會她了,她是真的想要留個種blah blah etc etc的,繼續在媒體面前上演五子哭墓的戲碼,搞的這件事情比羅生門還要複雜。
 
最後精子也沒了,錢也沒拿到,李幸育用盡心機,人財兩失啊...。
 
我是覺得,如果說是老婆就算了,你連個名分都沒有,就要人家的精子在你身體裡面懷孕,啊你怎麼知道其實孫吉祥想跟你分手很久了,你想懷他的孩子,他還不見得想要你懷勒。
 
鬧劇一場。
 
創作者介紹

Dindo@銀月谷

ericka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