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帝使之為曲的,人不能使之變直。」
 
電影開頭,導演引用了聖經之中的一段話,而這句話也的確在某種程度上貫穿了整部電影的精神。
 
文森出生在一個基因萬歲的年代,在那個美好(?)的年代之中,每一個人在出生之前,都可以先透過精密的檢查,將所有基因中的缺陷找出,所有人的基因也會在這個精密檢查之中被放入資料庫之中,也因著你的基因是否優秀,來判斷你的社會地位。在這個世界之中,基因就是你的履歷,所有公司行號錄取人看的不是能力,而是基因是否優良。
 
無論是身體上的心臟病、遺傳疾病,甚或至基因中的暴力因子、欺騙因子,甚至連可以活到幾歲的機率等等都可以被檢查出來,進而去除。經由這種行動所生下來的人類,他的一切都是完美的,頭腦聰明、身強體壯,甚至連壽命都很長。這種人,被稱為"Valid"(合格者)。
 
文森是其中的例外之一,為了證明人類本身也是有其價值,他的父母並沒有選擇將文森的基因做出任何處理,而是選擇自然生產。文森出生以後,就天生罹患心臟病以及弱視等等問題,想當然,他的DNA資料也被送到資料庫中儲存起來,像文森這樣未經過任何基因改變的人,就被稱為"Invalid"(不合格者)。
 
因著文森的慘痛經歷,父母終於放棄了這種浪漫的自然想法,而選擇在文森的弟弟安東身上進行基因篩檢強化,安東也就是這樣成為社會所稱的合格者。
 
文森從小就想當個太空人,他也相當努力和認真,只是父母總是告誡他,身為不合格者的他是沒有資格成為太空人的。弟弟從小總是在各方面優於文森,兄弟倆爭吵時所進行的游泳競賽,文生一次也沒有贏過安東。直到文森不斷的練習,有一天終於贏了弟弟安東,相信自己可以超越這個基因帶給他的界線,文森就這樣拎著包袱自己出去社會闖蕩。
 
沒想到長大後的文森,卻只能成為航太公司「Gattaca」的清潔工,每次使用自己的血液、尿液、頭髮或指甲,丟進檢測機之後出現的"Invalid"(不合格者)字樣總是刺痛他的心。
 
在透過黑市仲介之下,文森找到一個因為車禍受傷的"合格者"─傑洛,傑洛原本是一個優秀的運動選手,在車禍受傷之後,傑洛無法繼續運動員生涯,只好透過基因仲介人,將自己的基因賣給需要的人,例如文森。在交換條件下,傑洛提供文森他的血液、毛髮、尿液或指甲,讓文森可以在充滿基因檢測的環境之下成為一個"合格者",條件是文森因此所賺到的錢,必須要有一半提供給已經無法繼續賺錢的傑洛花用。
 
諷刺的是,每當文森使用傑洛的「基因」做檢測,除了出現"合格者"字樣之外,還會出現傑洛的照片,但是直到片尾,沒有人真正發現過這兩個人長相的差異,甚至連傑洛在片中接受警方偵訊時做的基因檢測也沒有因為長相不同讓警方發現,這種詭異的基因比長相還重要的辨識方法,正突顯了這個社會扭曲的價值觀。
 
就這樣,文森進入了夢寐以求的Gattaca,但是除了他薪水的一半之外,文森還付出了相當大的代價,他每天都必須要仔細的清除自己的毛髮以及身體的碎屑,以免遺落在地上被人發現,離開座位之前也必須要清理自己的座位以及鍵盤,確認沒有留下任何的痕跡才可以離開。甚至是在體能檢測的時候,他還必須要先錄一段傑洛的心跳聲,天生心臟病的他,就曾經因為體能檢測差點斃命在健身房。
 
傑洛身為菁英中的菁英,他其實相當的自傲,對他「兄弟」文森原本一直都秉持著不屑的態度,認為文森不過是依靠著他的基因才能成功進入Gattaca。不過在故事進入後段,傑洛對文森的態度也逐漸改變,甚至自陳身為精英也有不能夠被人家追上的壓力,這樣強大的競爭壓力之下,傑洛的車禍其實也是他自己為了自殺才發生,卻沒有成功。
 
這段故事突顯了兩個人的對比,文森為了成為菁英,不斷的力爭上游,甚至犧牲了他的一切,只為了完成他的夢想。而傑洛卻是在這個菁英社會的價值觀之中,不斷想要從壓力之中逃跑,甚至想要了斷自己的生命,這兩人相對的心境衝突以及轉變掙扎,在這部片子裡面表露無遺。而這種從子宮裡面就已經開始進行的競爭關係,也是這部電影眾多意涵中的一環。
 
就在文森克服種種問題之後參加了發射計畫之後,在前一週卻發生了一件暴力凶殺案,使得整個Gattaca公司都陷入一種緊張氣氛中,所有人都接受了基因檢測,來確認基因之中是不是有著暴力的因子存在,文森不慎遺落在走廊的一根頭髮,讓已經成為警探的弟弟安東發現了文森的存在。
 
安東找到了文森,一開始還冷靜的分析,是不是被謀殺的督察員發現了文森的秘密而殺人滅口,但是在一陣你來我往之後,安東失去了理智,而控訴文森不應該待在Gattaca公司,能夠進入Gattaca公司的應該是像他那樣的"合格者"。
 
兩兄弟的爭執,最後是以游泳來分勝負,在颱風來臨的海邊,文森與弟弟往海邊無止盡的遊去,直到兩人都迷失在大風浪之中。
 
「我們該回到岸上了,我看不到我們來的海岸在哪裡。」精疲力竭的弟弟喊著。
 
「你怕了嗎?想要回去了嗎?安東,我還能繼續游呢!」文森大喊著。
 
「為什麼?為什麼你可以做到這種程度?」弟弟說著。「你明明有著心臟病,有著不良的基因!」
 
「因為我從來都不往後看,安東。」文森說著。「因為我從來都不往後看。」
 
文森帶著已經無法繼續游下去的弟弟回到了岸上,被救回一命的弟弟也沒有逮捕文森,就這樣無言的離開了海岸。最後兇手自首,是一個之前檢查,他並沒有任何暴力基因的Gattaca督察員,只因為殺了另外一個督察員會讓發射計畫更順利,所以他就把殺了那個督察員,自首的原因則是已經沒有任何外力會影響發射計畫了,所以才自首。
 
這段可說是整部電影對這個社會最大的反諷,力爭上游的文森突破了基因的限制,而弟弟卻是不斷的沉醉在基因萬歲的舊式思想裡面,使他不但游泳輸給有心臟病的文森,還因此遺漏了真正的兇手,一個被檢查出無任何暴力基因的人。「因為我從來都不往後看。」這句話在文森說出的時候,的確有震攝到我的心靈,從來都不往後看,其實這句話的意思就是破釜沉舟啊:如果我沒有將我的目標達成,那我也不會給自己留任何的後路。如果肉體有天生的限制,那我就用我無限的意志去征服它。
 
穿插在這段凶殺案的,是一段美麗的戀情。文森對所有的員工都小心翼翼,盡量不深交,直到對他產生興趣的艾琳出現,優秀的成績讓艾琳矚目,直到確定艾琳並沒有任何圖謀不軌,文森才願意將自己的感情放入,不過即使如此,在激情過後,文森的第一件事情竟然就是清理自己在床上留下的任何毛髮以及DNA辨識物,怕這些東西會對自己有所不利。
 
凶殺案結束之前,艾琳將她自己的一根頭髮交給文森,這是一種信任的象徵,代表著對方可以知悉你的一切,也是因為如此,文森才願意放下心防。
 
在尾聲的發射計畫之前,出現了一種原本沒有預告的檢測,讓文森自己露出了馬腳。不過導演仁慈的讓文森剛好遇到一個自己小孩很崇拜"傑洛"的檢測員,就這樣讓他通過,並且上了太空。而真正的傑洛,則在準備好足夠文森用兩輩子的DNA檢測物之後,戴著自己曾經獲得的獎牌自焚了。
 
帶著過去榮耀的結束,以及突破一切難關所達成的目標,最後獲得的,到底是目空一切的失落,還是帶著完成所有的驕傲呢?
 
這部片子是1997年,由當時還不有名的烏瑪舒曼、伊森霍克以及求德洛飾演,由Andrew Niccol(虛擬偶像、軍火之王)執導。
 
沒有外星人、沒有戰爭場面、血腥暴力、或是科幻光影特效。有的只是人與人之間的衝突、以及飽含張力的劇情元素,還有緊湊無冷場的時間點,帶給觀眾多面省思的手法,這部片子是難得一見的佳片。
 
其實仔細想想,這部片中對於"不合格者"的輕蔑以及歧視,不就像我們社會中對待殘障人士的異樣眼光嗎?導演也在片中放入了激勵人的元素,也可以傳達出導演無論生命是扭曲的或是歪斜的,只要可以好好正視自己的人生,那你也會發現,生命的元素其實異常的堅韌。
 
「上帝使之為曲的,人不能使之變直。」
創作者介紹

Dindo@銀月谷

ericka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


留言列表 (6)

發表留言
  • 悄悄話
  • 小小的想法
  • 片尾的檢測員會放過文森有一部分是因為把文森是為那些有基因缺陷著的希望ㄅ(因為他說他的小孩也有缺陷)
    在片中文森在做檢查的時候
    檢測員不只一次的說:這是我看過最漂亮的一隻屌!
    也有點在暗示高科技產生的基因人可能會不孕會或個生命力不及在自然情況下孕育的人ㄅ(即文森)
  • 他用小孩的例子去告訴文森
    就是我覺得相當不錯的部分
    嗯嗯,您說的部分就像是呼應"這世界沒有百分百的完美"這個主題

    erickaa 於 2009/03/01 08:12 回覆

  • Jeff
  • 這部是我最愛的電影,看了至少六七遍了
    十分感人,每一次看都是感觸良多,一直以來對我影響很大
    1997年能拍出這種佳片真的很棒

    Gattaca的檢測員在最後檢測前就說:他的小孩非常崇拜他,而他小孩有些缺陷的,but who knows what he could do?
    檢測後又提醒他,左撇子是不會用右手上廁所的(每一次驗尿檢測員都在旁邊看)
    所以其實那位檢測員從一開始就知道文森的真實身分
    這也是他的小孩崇拜他的原因
  • 嗯嗯 這些隱藏的意義真的是看這種電影最過癮的地方呢

    erickaa 於 2010/03/07 10:46 回覆

  • 鬧鐘叫醒手指頭
  • 我紿終認為……本片唯一的敗筆就是「中文譯名」了
    什麼跟什麼呀這是~
  • 阿戴
  • 怎麼會?翻得不錯啊~主角不是好幾次差點被抓了?
  • dinnis19
  • 有很多錯漏...
    1.是先找到了凶手,然後弟弟才和哥哥鬥游泳的
    2.凶手被捉是因為在屍體的眼睛上找到了他的口水,並不是自首
    3.艾琳將她自己的一根頭髮交給文森<~這是發生在很早的時候的,甚至有他們XXOO之前,而且vincent並沒有「願意放下心防」,事實上vincent是在無法再隱瞞的時候才向女主坦白
    4.帶著過去榮耀的結束<~這是錯的,eugene戴的是銀牌,是過去他眼中的恥辱...
    單單純粹情節上的已經有這麼多問題,相信你理解當中一些訊息也有了不少出入
    重看一次吧!應該會有新的領悟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