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2年八月,宋岳庭,被許多人認定為音樂界梵谷的不世天才,以23歲的年齡與世長辭。他以卡式錄音機所創造的專輯主打「Life's a struggle」,至今仍然讓許多人為之驚嘆,聽過的人幾乎就會對於這首rap裡面表達的豐富情感所震攝。
 
Shawn從小性格就顯現出叛逆的因子,媽媽為了他嚴重的鼻病,在14歲時將他送去美國讀書,以期可以改善他的身體,沒想到Shawn過於頑劣,沒有親戚願意收留他,後來只好搬到L.A.跟弟弟宋學庭同住。
 
在就讀高中時,貧窮的Shawn身體裡的血液開始因為音樂而沸騰,或者我們可以說他的才能開始覺醒,對這個世界的種種不滿以及渴望奢求,他開始將他眼中所見到的世界,以音樂創作嘶吼出來。而他身邊僅有的工具,就是價值美金三百元的keyboard以及他的卡式錄音機。
 
十九歲,他人生的轉戾點。因為被人栽贓而入獄三個月,後得上訴釋放,但在那時,Shawn的身體已經受到骨癌嚴重的侵蝕了。
 
在監獄中,他看到、也經歷了許多同齡的人無法了解的事情。心中的憤恨、對生命的惶恐以及對未來的徬徨不斷充塞他的心靈,他極欲尋找宣洩的出口,想抓住他心中無法言諭的不安,將他赤裸裸的展現,他寫出了一首歌──「Life's a Struggle。」
 
這首歌嘶吼著這世界血淋淋的真實,每一段歌詞中都包含著生命的各種灰暗不安,人對於面臨命運衝擊時的渺小無力以及真實無助的赤子情感。創造這首歌曲的後面,他似乎想要抵抗些什麼,但他卻知道他已經無法打敗命運給他的考驗了....。
 
僅以此文,紀念一個又一個迷惘的靈魂。
 
正當我睜開雙眼 踏入這個世界
媽媽給我生命 現在讓我自生自滅
這讓我恐懼 在我的眼裡每個人都戴著面具
回想過去 難道生命就是這樣延續
 
我抽煙抽得我的肺都黑了
就像整個社會被人心籠罩著
它也是黑的 我背著宿命的十字架也渴望
power,paper and respect
我想這大概就是human nature
 
佛家說煩惱即是菩提 我暫且不提
我倒是希望能夠回到母體
老媽對不起 我時常把你氣的跺腳
你說你後悔當初沒有墮胎把我墮掉
 
每當我放學回家 放下那沉重的揹包
家裡空無一人 只殘留著你香水的味道
那時我知道 你那天晚上又要加班
我打開冰箱拿出微波爐食品當晚餐
老爸在凌晨兩點鐘醉醺醺地回家
我從睡夢中醒來 只聽到你們在吵架
我沒有辦法專心面對第二天的考試
老師他不喜歡我 我也不喜歡老師
我討厭穿制服 討厭學校的制度
我討厭訓導主任的嘴臉
討厭被束縛 that's true
 
很多人不屑我的態度 他們說我太cool
警察不爽我都曾將我逮捕
I don't give a fuck about 人家說什麼
他們想說什麼就說什麼 但是他們算什麼
沒有誰有權力拿他的標準衡量我
主宰是我自己 隨便人家如何想
我還是我 愛錢的女人只給凱子摸
不懂得用保險套的人別嫌孩子多
金錢力量雖大 卻生不帶來死不帶走
緊握著雙拳的人何時能鬆開手

法庭嚴肅的空氣逼得我快不能呼吸
當時面臨著終生監禁的我開始反省
鐵欄杆之後又是個截然不同的景象
刑犯的眼神中看不到一點和平的氣象
僅有一吋短的鉛筆寫的是監獄風雲
日記上描繪的不是美好的戶外風景
自由在他們眼裡才是憧憬

放一把自制武器在枕頭旁 以防隨時有人偷襲
有些人懷疑老婆在外偷情
有些人把家人寄來的信件一張一張好好收集
有些人二十四小時幾乎在床上休息
有些人精神失常 因為受不了打擊

三個月如火如荼的漫長等待已過去
出獄後的我得面對三年的緩刑期
這也好 一生中第一次感覺到幸福
但是生命的考驗何止如此我不清楚
我不知道 接下來還有什麼會發生
翻開報紙的新聞又是看到放火殺人

還記得某年無意間發現的照片
上面有阿姨對男人施行口交的噁心畫面
這簡直摧毀了她在我心目中的形象
我無法忘懷照片中那笑容多麼淫蕩
我抵抗 胸口存在的不安及惶恐
我不斷聽到痛苦的聲音在內心怒吼

不論我走到天南 不論我走到地北
不論我走到哪都見識到人心的虛偽
It's kinda funny 在人的眼裡只有Money
外表好像要幫你 卻只是想幫他自己
笑容可掬的臉後面誰知道是個狼心狗肺
連朋友都能背叛 因為只有名利合他口味
她說她愛你的時候講的是問心無愧
搞不好她愛的是你身後的榮華富貴

你可曾困惑在你身旁誰是敵是友
對你落井下石的可能就是你的摯友
你可能經歷當你最需要幫助的時候
平常跟你稱兄道弟的人都突然失蹤
親愛的神 偉大的神 你可以怪我想法太過無知但我只是人
我不信人 因為人也不信我 不要問我為什麼
我最多只能告訴你這就是我

生命像海浪一樣有時高有時低
你是否告訴自己堅強渡過各種時期
我從命運的天台放眼卻看不到星空
漆黑的天空壓在頭頂使我不得輕鬆
在我心中 找不到一個安靜的角落
我不能在沉睡下去 良心彷彿在叫我
它在說 有幾天幾夜老媽曾經為你以淚洗面

老爸他只顧己見希望之火只見熄滅
我接起電話是老爸憔悴的聲音
雖沒見面卻不難想像他當時的神情
剛聽完他最近失業的消息
腦海裡馬上浮現祖母的話 警告我一定要爭氣
我已經放棄所有哭的理由
因為我早就習慣冷漠活在無情的現實裡頭
人生要如何起頭 改變要如何起手
當活在泥沼中要如何才能金盆洗手
life's a struggle 日子還要過
品嚐喜怒哀樂之後又是數不盡的troubles
everyday 有多少問題要去面對
有多少夜 痛苦煩惱著你無法入睡
創作者介紹

Dindo@銀月谷

ericka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