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小的時候我曾經想當一個醫生,也曾經當過一陣子成績好的小孩,但其實我很迷惘,因為我常常在想人生活著到底是為了什麼呢?看到那些為了生存競爭,為了老師、父母面子,又為了能夠在其他小孩子面前抬起頭,許多小孩不斷的拼命在念書,只要可以拿出比別人亮眼的成績單,許多小孩就這樣願意犧牲自己的一切:與同學出去玩的機會、看電影、卡通和漫畫的機會、聽各種流行歌曲的機會。
 
我退縮了,我害怕我的人生。當別人都在努力的上課時,我卻想著窗外的藍天;當別人努力的在書桌前面啃書,我卻在研究著我蒐集的棒球卡和原文書籍;當別人在討論功課的時候,我卻在跟別人談昨晚看的職棒比賽。
 
在以成績為主的年代,我是老師眼中的壞小孩、其他家長眼中的壞份子,我很迷惘,當別人用冷漠的目光看著我、批評我,要他們的「好小孩」不要靠近我的時候,我就在想著我是不是做了傷害別人的事情?我是不是暴力脅迫要別人給我錢?為什麼那些人要用那樣的眼光審判我呢?
 
我ㄧ樣和其他同學參加台北市政府廣場的新年派對,我ㄧ樣和我表弟、同學去看職棒,我一樣跟我的朋友跑去淡水吃阿給,我一樣星期六晚上跑去松山高中打籃球直到深夜,可是在我心裡那個問號一直浮現著:為什麼別人要用那樣的眼光審判我呢?為什麼就認定了我是個壞孩子呢?
 
進了高中,念了重考班是我墮落的開始。我認識了許多人,其中跟一個人相當好,我們甚至後來上了同一間高中,放學的時候會一起去吃碗魷魚羹再回家。我們也跟了同一個「大哥」,也就是所謂的黑道。
 
這段時期的生活,塑造了我大部分的個性,包括我遇到的人、事、物。每天紙醉金迷,花錢如流水,錢賺的多卻也花的兇。每天就是過著在刀口上討生活的日子,我不知道丟掉過多少件染了血的衣服,我不知道經歷過多少次一步錯就可能會丟掉小命的日子。每天每天就是用錢來麻痺我的害怕,我的無奈。每天做過的事情就會出現在我的夢中,就像一雙手掐在我的脖子上,或是直接抓住我的心臟不斷的揉捏,讓我喘不過氣來。
 
這幾年來,我想盡辦法擺脫我的過去。每當夜深寂寞人靜時,這些過去的枷鎖就用力的卡在我的身上,讓我踏出的每一步都沉重如斯。我有了我的朋友,有過一段段美好的愛情,但卻沒有辦法。以前人家看我的外表,評斷我是個壞孩子,不希望女兒跟我在一起;後來卻是因為我不夠有錢,即使我有著固定的工作,即使我有著一顆單純愛著她的心。我以為只會在連續劇之中出現的劇情,一幕幕的發生在我的身上,每件事情都是那樣刻骨銘心,那就像是烙印在我心中的痕跡,那麼樣的滾燙、那麼樣的深刻,那麼樣的....刺痛。
 
我很迷惑,每當我反省思考這個世界的邏輯以及輪廓,我想擦亮我的眼睛看清楚世界,但世界就越發迷糊難以捉摸;伸出手不斷的在都市叢林中挖掘,想探求這世界的美好,但是越往下挖,我只看到更多的醜惡,亮麗的世界不再出現了!
 
小時候老師在台上眉飛色舞的解說孔孟思想,並且讚揚著他們的崇高理念時,台下我們總聽的深受感動,以為我們的生活就是沐浴在儒家思想春光下;但老師卻是可能因為過節沒有收到家長收的禮卷和水果,就對某個孩子惡言相向。校長為了能夠收到更多錢,就將有些名師分到一個班級上,許多家長請校長、老師吃飯,甚至是送出錢來,就是希望孩子能夠進入那個班級,能夠接受好老師的教導,拿到更好的成績。老師們平常對我們傳授的知識和品德教育在那一瞬間完全淪喪,原來對他們而言,所謂的道德思想不過是課堂上教導的教材罷了。
 
翻開歷史課本,人類醜惡的本性就在每一個角落和時代活生生的上演。歷史老師賣力的講解課文內容,講述各個戰爭發生的遠因、近因和導火線,並且要求學生默背,希望他們可以在考試的時候把每一個戰爭的年代默寫出來。於是歷史的醜惡對學生來說沒有任何意義,所謂的世界大戰和鼠疫橫行、魔女焚燒、十字軍東征對學生來說只是一個又一個的數字,讓他們可以在考試時拿分,卻沒有人去思考一件件歷史事件背後的問題。
 
有人可能會說著,他是如何的去慈善機構當義工幫助了一個個人,每年捐了多少錢在慈善的事業補助上,但是他可能連讓集中管理的愛滋病患住在他家附近都不願意。所謂的愛心是指那些需要受幫助的人們在電視上、在雜誌上大聲疾呼他們需要的幫助,那才會讓他們顯現出他們的「愛心」,但是可能一個身有殘疾的小孩出現在他們身邊,只是想他們花二十元買條口香糖,他們都只是皺眉捏鼻揮手叫他走開。也有人在電視上不斷的說著他們是多麼的可憐需要幫助,卻發現他們只是拿了別人的愛心捐款遠走高飛,然後不斷大罵政府無能幫助他們,讓當初捐款幫助他們的人無地自容。
 
到底我們得到了什麼呢?看看那個我們稱之為情色王國的丹麥,在2006年的世界快樂地圖報告中,丹麥在一百七十八個國家中列名榜首。405萬國民月薪平均三萬四千六百美元(全球排名第七),是台灣的四點七倍,這是一個幾乎沒有窮人的國家(貧富差距列全球第二,已開發國家中最低)。但是他們卻不是因為富有而快樂,是因為知足而快樂。他們有錢,但是他們幾乎都不消費在名牌或是名車上,他們賺的錢有50%到70%需要拿出來繳稅,這樣的人民快樂的根源在哪裡?

他們的女王親自推著車子在超級市場買菜;十二歲以下的小孩不選出模範生、也沒有成績單,父母和老師只希望他們發展天賦;公立學校學雜費全免,十八歲以上的學生可以領生活津貼(即使私立學校政府也補貼75%學費);他們的老闆都是自己倒茶,而不是按鈕請秘書幫忙;丹麥的部長級人物不乏高中畢業者,無論什麼樣的職業和出生在丹麥都不會受到歧視;高所得稅完全回饋在社會上;逃稅並不會是丹麥人常幹的事情─因為他們不想街上也看到窮人;2005年丹麥爆發30年來最大弊案─低階移民官收受中國留學生約新台幣23萬元的賄落,相較之下我們的政治是多麼的可恥。(關於丹麥,在1001期的商周上有更詳盡的報導。)

看看我們的社會,每個孩子都接受著「不讀這些社會地理歷史數學,你們就一輩子沒出息。」的教育,
現在還有誰敢告訴孩子「只要努力就會成功」這句話?看看他們背的書包,看看他們為了父母的期待,犧牲了他們多少的童年?犧牲了他們多少的青春歲月?當我們以前還在牙牙學語或者是跟著父母遊山玩水的年少,他們現在卻是要上著各種才藝班,還得想辦法唸出朗朗上口的英文博得大人的讚賞,他們只是不斷的學習、再學習,只為了不輸給別人在起跑點上....,但這樣卻還沒有辦法保證他們的成功,只因為他們並沒有獲得真正的成長,他們真的知道自己要什麼嗎?他們長大以後真的為自己工作為傲的人有多少?你呢?你覺得身邊的人以自己工作為傲的人有多少?
 
反省自己的人生,到底為了自己做了什麼,又為別人做了什麼呢?有什麼東西值得去犧牲自己的歡笑、自己的快樂呢?我不要這樣的日子,我也不希望孩子過著這樣的日子,我曾經以為我可以穿透這所有的一切,讓我自己成為一個不受拘束的free man,到頭來我也只是個Circus Monkey,對環繞在身旁的人,演著自己常常也看不懂的戲碼,有的時候只能抓著籠子哭泣,有的時候也只能望著天空嘆息。你們呢?到底獲得了什麼,還是成就了什麼嗎?

創作者介紹

Dindo@銀月谷

ericka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