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前「很年輕」的時候會覺得沾他人之光很可恥,像很久以前楊致遠很紅的時候,一堆人因為他在台灣出生而榮耀他,會讓我覺得這是件很丟臉的事情─因為他早就已經是美國人,而「台灣人」不應該要沾「美國人」之光,以法律訂定的種族彼此應該要切割得清楚而且乾淨。


但後來看了越多東西,開始認知到這樣的言論跟想法,其實已經接近種族主義者的基礎思維,我就開始反省和檢討自己這樣的想法。畢竟將種族與地區清楚分割後造成的悲劇太多了:美國內戰的南北分裂、第二次世界大戰的希特勒以及228事件,甚至是現在台灣面臨的南北分裂問題,都是在這種「基礎思維」下衍生的問題。

文章標籤

ericka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